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东京巴比伦】太平世界

CP:星昴

说明:背景基于《东京巴比伦》二设

警告:OOC,OOC,OOC。

弃权:所有的虐都属于Clamp。


==========


太平世界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

 

 

一、新的式神

 

日本已经陷于无政府统治的状态有十几年了,但是奶奶仍坚持要给昴流举行一个小型的继承仪式,彼时立于日本阴阳师集团顶尖的皇式一门已经族人凋零,到了第十三代,也唯有昴流一人继承了皇家的阴阳师天分。他的出生让仅存的皇式门人欣喜若狂,大家不自觉的凝聚在一起,守护着新生的血脉,带着期待的心情一天天看他长大,长成如今这个善良又俊秀的小少年。

 

皇家本宅原在京都的嵯峨野,然而伴随着社会动荡,京都已经沦陷成无政府主义人的辖区,自古便服务于政府的皇家自然将本宅迁至如今还算太平的东京。

 

“昴流,你虽然才十六岁,但是灵力已经超越了我。”奶奶跪坐在家族的祠堂里,静谧的祠堂,唯有高高在上的祖先神龛俯视着坐下的子孙,奶奶的声音像是被无限放大,仿佛承载着皇家百年来的悠久岁月,听在昴流耳朵里,心里无端觉得沉重,他双眼出神地望着一排又一排神龛里的牌位。

 

那么多先人继承皇家的使命守护日本,一代又一代,他想,可是先人的努力在十几年前日本陷落的那天就失去意义,他们皇家自此没落。

 

“我从未想让你振兴皇式一族,昴流你今天继承皇家,我只以上一代门主的身份要求你:守护日本,守护皇家的门人。”

 

“奶奶,我答应你。”皇昴流端正着坐姿,闻言向年迈的老人深深地俯下身。

 

皇家第十二代家主慈爱地看着自小疼爱的孙儿,即使在这么严肃庄严的时刻,她仍然伸出手,摸了摸昴流软软的头发。

 

“昴流,你的灵力高强,很多人都惧怕于你,但更多的人会有求于你,相比于曾经太平的日本,在这个混乱的时代,你会遇到更多的罪恶和更多悲惨的人,不要被迷惑,昴流。”

 

皇昴流对奶奶的话懵懵懂懂,但仍然诚恳地点头,把话记在心里。

 

“是,奶奶。”

 

继承仪式过后,十六岁的皇家少主正式出世,接管来自全国各地的委托。

 

大凡到皇昴流手里的委托已经筛选,他一个人的精力有限,必须人为的将所有人的不幸分成轻重缓急。昴流曾经为此独自抑郁了一阵子,但是奶奶警戒他,他不是神,不能拯救所有人,我们作为拥有力量的人所能做得,只是尽量帮助别人。而对于这种委托的人为选择,那是没有办法的,一个人的不幸,不能指望别人来拯救。

 

最后,她要求昴流,对于每一个委托都要努力而专注地去完成,因为你手上握着的是一个人最后的希望。

 

昴流穿好衣服走出了皇家本宅,他第一站要去的地方是亲姐姐北都打工的地方。由于国内局势混乱,物价飞涨,许多人流离失所,大家不得不为生活加倍努力的工作。

 

北都工作在市中心的一家私人餐馆,餐馆是一名热心的中年男子,对北都很好。昴流也很喜欢那位老板,常常在休闲时候去光顾,以及被北都拎过去碎碎念,诸如:你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皇家少主怎么穿得这样单调,我给你选的衣服呢?最近你是不是把钱又给了那些小孩子,自己穷得只能走路过来……等等。

 

“昴流!”一如既往的北都式叫人,昴流不好意思地快步走进店面,在四周顾客的惊讶视线里快步走到北都面前。

 

“……北都,你的声音太大了,会影响到其他人。”昴流重复着完全没有效果的说教,北都对此只有不在意的挥挥手,一把拉过他,将他塞进餐馆吧台的一个不引人瞩目的角落里。

 

“昴流在这里等我哦,我马上就要下班,晚上到我家吃饭,不许拒绝!”北都霸道地替昴流做决定,旁边正在负责打包的老板笑着看着他们姐弟俩,等北都去迎接新顾客时,老板本田先生走过来,笑眯眯地说:“昴流每次来,北都都特别高兴。你们姐弟的关系真好啊。”

 

昴流闻言害羞但是很认真地点点头,“因为她是我亲姐姐嘛。”

 

说完,昴流突然像是有意识般看向了餐馆的窗外,邻近傍晚的东京市中心,川流不息的人流影影绰绰,拉长的黑色剪影印在玻璃上,像所有色调都被巨大的黄昏稀释一般,几片淡粉的樱花兀自从空中飘落,一只漆黑的戾鹰挥动翅膀从人们的头顶轻快地略过。鹰金色的眼珠高傲而目中无人,它张扬地在夕阳的余晖里盘旋而下,竟没有引起人头攒动的路人的惊异,似是料定没人看见它一般。

 

看不见的黑鹰。

 

冬天的樱花。

 

昴流从座位上猛然惊起,不顾本田先生的呼喊,快速冲出餐馆,朝那只黑鹰奔去。

 

——那是式神!

 

有外来的阴阳师闯进了东京。

 

昴流一边想着,一边在大街上继续追赶着这只陌生的式神,然而那只戾鹰只是猛地低身冲进一所隐匿于东京的破败神社便消失不见。

 

那是一间许久没人驻足的神社,在信仰崩塌的日本,这样荒废的神社处处可见。昴流犹豫到底要不要踏进这座神社,陌生的阴阳师未经通告便贸然踏进东京,是绝对不允许的,他从小也是这样被教育的:现在的人因为社会戒条的消失,而经常不守规矩,昴流你是皇一门未来的家主,你不能像他们一样,你的行动就是皇一门的规矩,你所做的决定,便是皇一门的决定。所以,昴流,你的对错便是皇一门的对错。

 

他还在犹豫,毕竟这个陌生的阴阳师没有做什么坏事。他可能只是有急事,没有通传而已。

 

“你是谁?”一个陌生的女声突然在昴流的耳边响起,那个声音继续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昴流惊讶地回头,看见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子站在他的身后,他立刻紧张地道歉说,“对不起,我惊扰到你了吗?”

 

女孩子见状摇摇头,看着昴流可爱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你是有事要进去吗?”

 

昴流听到她的话,诚实地说出自己的疑惑:“我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进去……”

 

“想进去就进去,不想进去就不想进去,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扭扭捏捏呢?”女孩子大大咧咧地说道。

 

昴流被说得脸通红,更加不好意思,“真是对不起,——我就在外面等一会儿吧。”

 

“为什么?神社早就没有人了……所以,进去的也没什么的。”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悲伤。

 

“你知道这间神社的事吗?”昴流问道。

 

“嗯。”女孩子重重地点点头,“我……就是从这间神社出生的啊。”

 

“唉?从神社里出生……”昴流不禁细细打量眼前的女孩子,穿着现代的高中校服,身上搭配的配饰也很潮流,他问道,“那你现在呢?”

 

女孩子仰起头看着红漆掉落的木檐上的浮雕,“我现在已经从这里搬走咯,不住在这里了。”

 

“不过……”女孩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昴流好奇地问道,他同时也回头看向身后的春日式神社,这种建筑风格,以前应该是得到过很好的修护才是。

 

“没事,现在住的地方也很开心,只是偶尔想回来看看。”

 

“你很喜欢这里吧。”

 

“嗯。”

 

“所以……荒废成这样,你也伤心吧。”昴流有些苦恼地看着神社,对于神社他是没什么办法的,即使想帮助,而没有人来祭拜的神社,即使修护好了,最后还是免不了被人遗忘的命运。

 

“这是必不可免的吧。虽然荒废了,但它也是我曾经的家啊。”

 

说完,女孩子没有再开口,而是和昴流一起看着这座在慢慢暗下来的天光中越发沉寂的神社。

 

——“原来你在这里,让我找了很久呢。”

 

两人一起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惊醒。昴流立刻回头,没等到他看清身后的景象,一片纤弱的花瓣轻轻地拂过他的脸颊,昴流感觉到脸颊热热的,有血的味道冲入鼻腔。

 

他再抬眼,一棵根茎粗壮樱树出现在眼前,铺天盖地的粉红花瓣漫天飞舞,他看见在樱树的树冠上,那只金色眼睛的戾鹰嚣张地盘踞在上面,冷冷地俯视着他。

 

啊,那个式神!

 

他想叫住身旁的女孩子,让她赶快离开,但是侧过头,他的身边空无一人。

 

一阵疾风突然刮起来,昴流用手挡住铺面而来的樱花,在风中,他看见那个女孩子站在樱树的树茎下,她微微仰着头,似乎在与谁说话,但是这些樱瓣像是能窥探他的思想一般,转眼间,他的眼前只余满满的粉色,而那只戾鹰一动不动,一直紧盯着他。

 

“小姐!”昴流大声叫着。他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这个幻境如此强大,连他也无法看破,他忍不住原地站定,将手伸到胸前,一个手印即将结成的时候。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哦。”

 

是那个带走小那名姐的声音!

 

“你把她怎么了!?”昴流没有放弃结手印,他只堪堪停住自己的行动。

 

——“你很关心她?她消失了哪。”

 

什、什么……

 

——“就是你想的那样。”

 

“她是无辜的啊,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昴流在漫天的樱花里懊恼又难过地说,绿色的眼睛流露出真实的伤心情绪。

 

那道声音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地说:“虽然她现在什么也没做,但是未来她可是会有危害这个国家。”

 

“未来?”

 

“没错。”

 

“……”

 

未来才发生的事怎么能现在就惩罚他人呢,有错的是未来的人,现在的人是无辜的啊……这么牵强的借口,昴流不认同地想,并决定讨厌这个陌生的术士。

 

“哎呀,好像被讨厌了啊。”仍旧是那副玩世不恭的口气。

 

“这里应该还发生过一件事吧。”昴流沉着声音说道。

 

被问的人发出了一点惊讶的声音,但仍然很平静地说道:“没想到你的灵力挺不错的,没错,我还杀了一个人。就在那间神社里。”

 

“你……”昴流瞳孔一缩,然后愤怒地瞪着空中飘零的樱花,

 

“你很幸运呢。”

 

昴流结手印的手指瞬间完成,一道白光从手心亮起,那道犹如实体的疾风被白光吹散,然而视线的尽头只有那棵遮天蔽日般繁盛的樱树,飘落的樱花无风自动,等他再想找出这个性格恶劣的术士时,幻境像被打破的玻璃一般四散开来,黑暗重新映入昴流的眼帘。

 

——“你很幸运呢。”那道声音说,“如果你推开神社的门,那我可能就要杀了你。”

 

樱花卷走那人最后一点声音,只余寂静的夜空。

 

寒冷的冬夜,无星亦无月。

 

而昴流呆呆地看着漆黑的夜空,只觉手脚冰凉,背后是一片濡湿的冷汗。

 

这个人的灵力高出自己太多太多,在他面前,我就像仰望高山的小草一样,没有半点出击的能力。

 

奶奶,你一直跟我说,我是皇一门一族灵力最出众的继承人,可是,你不曾告诉我,在外面的世界,我竟是如此的无用。

 

我救不了那个新生的神祇……

 

我……我……只能眼睁睁看她消散……

 

昴流伸手盖住眼睛,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凉的夜风,仿佛在等情绪平息,然后深一脚浅一脚朝繁华的东京主街道走去。

 

刚刚出了神社的区域,电话突然响起:“昴流!!!你到底在哪儿了!?快给我回来!”

 

“嗯,马上就回去了,北都。”

 

-tbc-

ORZ…昴流确实没看到阿星杀人呐,只听到阿星的声音,不知道算不算篡改了樱冢护的约定XD

 

大概会有点篇幅,走到哪儿写到哪儿吧,二设是因为想给他们一个HE啊,如果写着写着,还是无法HE,不能怪我了……

 

呜。


评论(12)
热度(22)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