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怎么这么多傻逼。

 

Wear Me Like A Locket Around Your Throat


目前瑞哈阶段,一开始看的非常爽啦,甚至产生了我想要翻译的冲动,but第三章开始,黑一下邓布利多,多笔墨描写斯莱特林。


0 0不知道后面剧情,继续看,论剧情非常好看啦。不过,哈利打不过汤姆,有待商榷。


现有更新12章,已追到第四章。


He headed straight towards the library, robes billowing around his body. He knew the sort of image he struck: strong, beautiful...

 
2017/2/21    

最近在看史蒂芬金的《纳粹高徒》,说实话,虽然我一直是个金吹,但我不得不说,《纳粹高徒》真真正正的让我鼎鼎膜拜,托德和杜山德两个人的每一次交锋都太有意思了,托德每一次与外人进行的对话也慢慢展现他的本身性格转变,他对于人性黑暗一面的表露,褪去他表面上的优等生外衣,尤其是托德轧死那只松鸦那里,看得浑身发麻,还有史蒂芬对于人性的嘲讽,每一次托德的爸妈表示,他们教出了全美国最好儿子就可以看出,他们儿子实际的性格,他们一无所知。


 

不是,我就觉得,白嫖的同时还骂别人婊,是最可怕的事情,如果有负能量,请“仅自己可见”。

 
2017/2/4   3

脑一脑cmbyn的pwp吧,rps也脑,反正我就是这么的……


Timmy的大腿都没有锤的手臂粗……所以,如果两人上车那得多………………


体型差和肤色差和年龄差……所以,我还是用小号写,这个号来记录吧,万一小号被举报了,这个号还能让我感觉到人间的正直可靠。

 
2017/2/3   2

《Between Draming And Walking》

罗德里赫在43岁这一年正式接受了维也纳国立音乐与表演艺术大学的邀请,担任小提琴课与钢琴课的老师一职,同年,他也从萨尔茨堡搬回了维也纳,住在位于市区西部的维也纳森林边上,从他的公寓推窗望去,正好能看到东边的卡伦堡山,紫色的天空像极了布鲁塞尔乡间迎风而开的石楠花。


(一)B小调柔版


夏日的金色U字大街上游人如织,罗德里赫穿梭其间,步履飞快,无论是小狮子弹出的一曲美妙钢琴曲,还是浮在半空中表演气功的孩童,亦或是整齐树立在科恩顿大街两旁的一排排名牌店都不能叫让他停下脚步。今天的他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黑色正装,褐色的眼睛上架着一副严肃的金边眼镜,黑发被发蜡固定的一丝不苟...

 

【东京巴比伦】我所能见的你

昴流,我很害怕。


我从未想过你会活在没有我的世界里,在我们还在母亲的肚子里时,我就感受到你在我身边,我们紧紧依偎在一起,呼吸连着呼吸,心跳连着心跳。当时我就很害怕,万一你比我先出去怎么办,那就要留我一个人了吗?不要,昴流,我不想被留下,我更不想失去你,我要先出去,我要在在外面的世界等你。


我成了你的姐姐,我看着你长大,拥有皇家最好的天赋,即使我只能在一旁静静看着你,但我知道,你需要我,这样我开心极了。即使我们都失去父母,但我们拥有彼此。世界上,除了我,再也没有比我更要爱你,我知道,世界上,除了你,再也没有人更爱我。


你看我是多么自私的姐姐,...

 

【东京巴比伦】太平世界(2)

CP:星昴

说明:背景基于《东京巴比伦》二设

警告:OOC,OOC,OOC。

弃权:所有的虐都属于Clamp。


======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


第一章


第二章  梦


曾经铁路网遍布全日本的新干线如今也只剩下一半线路,昴流坐在东海道线路的列车上,因为去往京都的路途较远,他可以小睡一会儿。这几天他一直在处理一起新宿妖怪食人的工作,那只新出生的妖怪是一只青鹭,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黄鼠狼,在中国它们常常被称为黄大仙,可以说...

 

【东京巴比伦】太平世界

CP:星昴

说明:背景基于《东京巴比伦》二设

警告:OOC,OOC,OOC。

弃权:所有的虐都属于Clamp。


==========


太平世界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


一、新的式神


日本已经陷于无政府统治的状态有十几年了,但是奶奶仍坚持要给昴流举行一个小型的继承仪式,彼时立于日本阴阳师集团顶尖的皇式一门已经族人凋零,到了第十三代,也唯有昴流一人继承了皇家的阴阳师天分。他的出生让仅存的皇式门人欣喜若狂,大家不自觉的...

 

除了翼里的星昴和封神可以甜,其他都是刀,刀刀见血。


TB是只有死亡是救赎,我给你的未来是,即使你独自一人,你也可以继续走下去了,昴流。


百四是,我最怕我守护不了你,我没有穿透时间的能力,我只能用我的血脉来延续我对你那一点点的守护的心情。即使,你永远不会知道了。


黑法可以甜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的。因为,黑钢是不会让法伊胡来的,法伊这个小迷糊蛋,你逃不掉的,乖一点好吗。


呜,哭了出来。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