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旬斗】Tonight I Wanna Cry

   *生活以外,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拍完最后一个场景的时候,剧组的工作人员送了一束花给了他。他捧着花,对周围的许多一起共事的人们鞠躬,最后导演拍了拍他的头,说:斗真下次再次合作吧。

  他笑着答应了,再次给这个严肃的老头子鞠了九十度的躬。

  晚上回去的时候,小栗旬给他来了新邮件:今天的剧结束了吧,今晚要来我家吃饭吗?优说你很久没来了,来聚聚吧。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小栗旬给自己设置的头像,已经是三十多岁大叔的脸,却笑得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斗真想了想,回复道,可以啊,我直接过去,好久没见到小公主,有点迫不及待了。

  那可是我的宝贝女儿!小栗旬在邮件里吼道。

  他笑了笑,心想,旬chan的女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并没有比你爱她要少。

  他们认识那么多年,早就已经了解彼此的脾性。

  随后,过了一段时间,小栗旬果然又来了一封新的邮件:怎么还没过来?我家宝贝都等得不耐烦了。

  是你自己等得不耐烦了吧。真是一点都不擅长等待的人,他笑着看着这份邮件,然后走进一家经常被电视推荐的儿童用品店里,售货小姐见到他的打扮,第一时间捂住了嘴唇。

  是生田君吗?那个捂住嘴唇的售货小姐问道。

  他有些无奈地朝她笑了笑,悄悄竖起了食指。

  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他说。

  一定的,生田君需要什么,我来给你导购。

  哎呀,那就太麻烦你了。

  这是我的工作,不过,生田君是给小栗君的女儿买的吧。她用很确定的声音说道。

  他有些惊讶地仔细看了看她,发现她是一名长相很安静的女孩子,看着他的眼睛,带着恬静与聪颖。

  是的。他点点头。

  生田君和小栗君的关系真是好哪。

  他笑了,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关系很好一样。

 

  其实也有不好过的。他心里想。

  以前小栗旬因为自身原因而颓靡,那个时候,看到不断拉着他去酒吧喝酒的小栗旬,他就非常生气过,并且单方面与小栗旬开始冷战。

  小栗旬后来跟媒体说,那都是他自己的错,那样的小栗旬是谁也不会喜欢的。

  并不是,他想,并不是旬君一个人的错。是他的问题而已。是他不想面对那样的小栗旬,那样的旬君让他想到自己,想到很久以前,面对未来而迷惘,面对质疑而颓靡,面对天赋而低头的自己而已。

  他生气,是因为他痛恨那样软弱的自己;他生气,是因为他讨厌那样胆小的自己。

 

  他最后挑选了一套店内热销的玩具,还有一串风铃。

  走时,他给那名女粉丝签了名,并附上一句留言:谢谢你的帮助,也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喜欢。

  到了小栗旬的家,他按了很久的门铃才有人给他开门。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旬就是不肯去开门,一直懒在电视机前面。山田优有些气恼地看着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门的小栗旬。

  他看着那道背影,然后把手上的礼物给山田优:带我去看看小公主吧,已经快两个多月没看到她了,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

  她呀一直最听你的话,不可能会忘记斗真的。

  虽然这么说,但仍然要自己亲自确定一下才安心。

  山田优把他带到婴儿房,一张白白嫩嫩的婴儿脸蛋进入到他的视线里,她是那么柔软,又是那么可爱,她朝着他开心的笑起来,伸出短短的小手要抱,嘴巴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似乎是催促他快一点一样。

  小宝贝,还记不记得叔叔啊。他把孩子抱起来,低头亲亲她的眼睛。

  那你跟她玩,我去厨房了。山田优说。

  好的,我等会儿就去客厅。他一边跟孩子玩一边回道。

  啊——,山田优停下准备离开的脚步,无奈地说,你们两个啊,今天闹什么别扭。

  他抱着孩子在小房间内转圈圈,回道,不用担心啦,马上就去跟他解释。

  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们,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小女孩发出咯咯的笑声,他陪着孩子一起笑,然后转头看向山田优,放心优妈妈,等下就好了。

  我才懒得管你们呢。

 

 

  他把小婴儿放在自己的腿上,她趴在他的肚子上,全身的重量像羽毛一样轻。他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脸蛋,看着她用她的方式来表达她的喜欢,看着她单纯快乐的笑,忽然觉得眼眶有些湿润。

  她是多么的小啊,她是旬君放在心间上的女儿,她是待他像亲弟弟一样的优姐的宝贝,她是从生下来,我就喜欢上的孩子。

  她长大以后,她会叫他斗真叔叔,会跟他说学校有男孩欺负她,会跟他抱怨最近爸爸好讨厌,会跟他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孩。

  那时她的眼睛会跟旬君一样,说到喜欢的人便会像星星一样明亮;那时她的脸蛋会有旬君的一部分,谈及那个喜欢的男孩会浮现出恋爱的甜蜜;那时她会用她的方式来表达她的喜欢,就像旬君当年一样简单直接;那时她单纯快乐的笑,她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

 

  怎么不回我的邮件。一个声音打断他对未来的美好想象里。

  他抬起头,笑了笑,然后把女孩交给她的爸爸,因为我只想赶快给我的公主买玩具啊。

  我的地位已经排在了她的下面吗?小栗旬小心抱着女儿,抱怨着。

  你难道不是一直在最下面吗?他吃惊地看着哄女儿的可怜爸爸。

  喂——,小栗旬瞪了一下他,这个小笨蛋难道能超过我?

  你才是小笨蛋,起来吧,优姐要来催饭了。

  是她不给我起来,小栗旬看着怀里作怪的孩子,小女孩正在咬她爸爸的下巴,小栗旬柔软地笑了,低下头亲了亲她的眼睛,这么调皮,还以为生了一个儿子呢。

 

  他笑着看着他们这对父女,你会有儿子的,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好爸爸,你又有那么好的妻子,在未来,你也会这样快乐下去。

  做一个蠢爸爸,做一个疼爱妻子的丈夫,做一个尽责的俳优。

  小栗旬,旬君,旬chan,旬。

  他们会一直是朋友,他可以一直笑着来这里做客,他可以在过年的时候互相拜年,他可以抱起对方的孩子,他甚至可以等到彼此都慢慢变老的时候,跟孩子们说,他们认识那么多年,那么多年,他们一直在一起,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曾经痛恨软弱的自己,他曾经讨厌胆小的自己。

  但他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做错。

 

  晚饭过后,他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万家灯火留在他的身后,满天繁星在他的头顶闪烁,他看着前方的路,只要一直走下去,他想,只要一直像这样走下去,这已经足够了。

 

  =end=


评论(7)
热度(100)
  1. YELLSoldier and Hero 转载了此文字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