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段龙】This is not my life

预警:OOCx3。人物原型以日剧为准。

 

段野龙哉在被那名公安打中小腿时,其实根本没有对这种伤口感到担心,他甚至对这伤口有些漠视,疼痛抑或是伤亡对他来说都是在对等条件下可以承受的东西,如果一个人的性命能换来结子老师的死亡原因,那么他可以毫不犹豫地无视那人的任何恳求、唾骂和眼泪。

结子老师死的时候,她也流出了眼泪。那么大的雨,她的胸口还在流出汨汨的鲜血,雨水带走她最后的泪水和生命,谁又来可怜她。

有谁问过她,你的伤口疼吗?你还害怕?你想活下去吗?

这个世界谁又无辜,谁又可怜。

所以段野龙崎很少在乎别人是否痛苦,他揍坂田组的那些手下,将他们扔进监狱只是因为郁夫需要业绩,需要高升,不是因为他有仁慈的心,不是因为他不忍下手。

郁夫说阿龙你送给由纪菜的小熊我看到了哦,段野龙哉看着他脸上的笑容,那很像一个孩子的笑容,像是戳穿玩伴对父母撒的一个小谎,那笑容很容易让人放下疏离的心,在孤儿院的时候,郁夫就经常黏在他身边,不管是做游戏还是乐颠颠地跟在他屁股后面都这样笑着,他被篮球场的小孩子揍得一直哭,可是在他挺身而出帮他揍回去,满脸眼泪鼻涕的郁夫又重新笑出来。

这个笑容经年未变,在长大后重逢的时候,郁夫就对他扬起这样的笑容,东京的日光撒在他的头上、脸上,像是会融化的棉花糖一样软,段野龙哉感觉自己又回到六年前,结子老师没有死,郁夫还跟在自己身后,他也没有在高中结业的时候想:未来是做警察还是混黑,他的世界还没浑浊不堪。

有时他也怀疑人生这样有意义吗?无休无止的欺骗,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是朋友,谁都是被怀疑的对象,警察你的敌人,就连黑道也不会成为你的栖身之所。

当然有意义,我会陪着阿龙的。郁夫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段野龙哉被他说得一愣,他看着眼前这个一笑起来就能盛满阳光的家伙,他的目光坚定,漆黑的眼里有着与他同样的目标。他看着这双眼,看这个与他站在一起的同伴,突然发现也许自己从不是一个人。

这个人一陪他就九年了。他见过他冷漠地对着痛哭的警察开枪,他见过他因为没能救活一个无辜的人而悔恨,他见过他面对死亡时冷酷的眼,他见过他面对生命时的敬畏。

龙崎郁夫跟他不一样,段野龙哉与他待得时间越长他就越能了解这其中的差异。郁夫喜欢阳光,阳光的温热让郁夫感到由衷的快乐,他喜欢笑,对善良的人他会不忍心,对小孩子会亲切的拍拍他们的头,对尽责警察的质疑会感到心里不安。

而段野龙哉从不会这样,他厌恶灿烂的阳光,他不喜欢无意义的笑,他从不会对死亡感到不忍心。

他想起郁夫因为自己送由纪菜小熊的笑容,那是对他的作为笑的吗?但郁夫,那并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为由纪菜铺一条方便自己的路,就像我当年给葵子做得那样,她们是棋子,是商品,那是你想象的我,你从没了解过我。

我也永远不会让你了解我。

 

This is not my life,but this is me.



=end=

看到第六集预告...整个人不太好....

评论(5)
热度(50)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