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东京巴比伦】太平世界(2)

CP:星昴

说明:背景基于《东京巴比伦》二设

警告:OOC,OOC,OOC。

弃权:所有的虐都属于Clamp。


======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自成一体。


第一章


第二章  梦

 

曾经铁路网遍布全日本的新干线如今也只剩下一半线路,昴流坐在东海道线路的列车上,因为去往京都的路途较远,他可以小睡一会儿。这几天他一直在处理一起新宿妖怪食人的工作,那只新出生的妖怪是一只青鹭,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黄鼠狼,在中国它们常常被称为黄大仙,可以说是非常通人性的动物。在日本的古代,青鹭被誉为保护农民丰收的善良神明,是喜欢亲近人类的友好的妖怪。

 

昴流在找这只被新宿的人们谈之色变的妖怪时,见到的是双眼赤红、面目狰狞,身躯上布满烧焦后的伤口的邪恶妖怪,他那时才意识到食人妖是曾经的善良神明青鹭。在它的面前,是一具胸膛被剖开的尸体,肾脏被拖到地上,冰凉的血迹在夜色里反射出黯淡的黑色。昴流辨认出那是新宿有名的议员,他常常在电视里呼吁今天的人们在保护自身的同时,也要关心身边日渐稀少的动物们,听说因为经常替保护动物协会向民众祈求善款,获得过不少组织的称赞。昴流也正是在这位议员失踪后,被特地邀请过来处理此事。

 

青鹭见到昴流,不仅没有害怕,反而上前一步龇着牙齿,露出威胁的凶狠表情。它的身体很小,但它的灵力充盈,发动攻击的时候几乎没有给昴流留下思考的空间。即使得知青鹭就是杀人犯,但是昴流仍然没有下狠手。他躲避青鹭的攻击的间隙,竖起手指,地上刹时出现一个形状复杂的五芒星,巨大的蓝光从地上亮起,笼罩着正在攻击昴流的青鹭。昴流是水系术士,他可以轻易操纵空气中的水汽,一片冰霜从青鹭的脚下蔓延,青鹭像是害怕这冰冷的寒意,慌忙手脚想逃离,然而冰霜已进层层渗入它的皮肤。

 

青鹭眼中的红色慢慢退却变成橙黄色,它安静地坐在地上,五芒星闪耀着霜雪的银蓝色,在静谧的夜晚里不动声色的形成一个封闭的结界。

 

这只青鹭最后消失在了现代的新宿,它最后告诉昴流,它原本是乡下的动物,被人类捉住来到新宿,最后它从猎人的手里逃离,躲在街头,最后又被人捉到这个官员组建的保护动物机构。然而这个官员在呼吁位大家保护动物而捐款时却并没有真的把善款用在动物身上,他将收集来的动物一个个都杀死了,那些动物的怨气渐渐让它失去神智,变成凶猛食人的妖怪。

 

青鹭最后在消失的时候,感谢了他,说谢谢他帮助自己找回神智,它很后悔伤害了那些无辜的人,但并不后悔替那些无辜的小动物报仇。

 

昴流无法评判这样的事,他内心苦闷,他努力告诉自己这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青鹭执意消失,作为一个人类昴流是没有办法阻止一个神明的消失的。

 

但在内心深处,他总觉得是自己杀死了青鹭,这感觉很糟糕,一时间他的情绪有点低迷,为了不被北都发现,他挑了远离东京的一份工作。

 

新干线在铁轨上飞驰,他可以看见窗外飘过的盎然绿色,经济的没落让野外的植被再不人类被破坏,因缺少人烟而愈加繁盛,在初春的风中释放着勃勃的生命力。

 

昴流渐渐阖上眼睛,他感觉自己正在降落,周围是凝重而漫无边际的黑色,似乎有水滴滴落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但是身体却往黑暗更深的地方陷落,明明梦境是没有知觉的,他却感到这黑暗让人窒息,氧气一点点被抽走,有水流冲刷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是谁在呼唤我?

 

他思考着,任由黑暗将他包裹,那黑暗深处有冰凉的湿意,他嗅到海藻的气息。

 

我是在水里?

 

这么一想,水流的声音果然一点点放大,有东西向他游了过来,昴流拼命想睁开眼睛,但没有用,他感觉那股凉意从皮肤穿透,钻进了血管里,他的四肢渐渐失去知觉。

 

“把他还给我……把他还给我……”

 

一个女声在耳边说道,那声音阴寒而凄冷,如泣如诉,昴流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嘴唇贴着耳朵的冰冷触觉,他努力想摆脱掉这种被水缠住的感觉,他知道进入了别人的梦,但失重的感觉越来越严重,他的意识逐渐模糊,深重的黑暗让他再无气力抵抗。

 

“喂,你还好吗?”

 

昴流立刻从沉重痛苦的梦中惊醒,他的脸仍对着窗外,时间似乎到了正午,太阳高高悬挂在湛蓝色的天际,云丝拉成不可思议的灰色丝线在地平线上延伸开来,金色的阳光跳跃在绿意盈盈的嫩叶上,一只呆头呆脑的棕色小松鼠藏在树梢,听到火车驶过的轰鸣声,一下子就跑得不见了。

 

“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这个男声再次将昴流从眼前的景色中拉回神智,昴流急忙回头,看到旁边的座位上坐着一名上班族,他带着一副眼镜,眼镜后金棕色的眼睛露出关心的神色,昴流立刻站起身,尴尬地伸手捂住脑袋。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事,让您担心了!”

 

男人温和地笑笑,对此不以为意,并让他坐下。他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块东西,然后对昴流伸出手。

 

“尝尝这个,你会好很多。”

 

昴流惊讶地看着他,但是他的眼里满是善意,让人很温暖,昴流不由自主地伸手接住男人手心的东西。

 

他拨开锡纸,里面躺着一小块黑巧克力,大概放在包里,温度过高,它有一点点融化。

 

男人看了一眼,似乎恼火自己没有及时发现:“放得有点久了,没想到居然融化了。你快把它扔了吧。”

 

昴流不在意地摇摇头,把巧克力放进嘴里,微苦的味道在口腔中发酵,过了一会儿,丝丝的甜意让人不由放松下来,他对着旁边的男人露出微笑。

 

“很好吃,谢谢。”他说。

 

男人似乎无可奈何,但还是回他一个笑容。

 

两人有片刻的沉默,昴流一向内向羞涩,不善交际,不知道如何开启话题。过了一会儿,男人首先打破了沉默。

 

“你刚刚是做了噩梦?我看你很难受。”

 

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却非常有亲和力。昴流偷偷在心里猜他的职业,听到问题,也马上点点头,认真地说:“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幸好你把我叫醒了。”

 

“那就好,我还怕你生病,你当时的脸色很不好。”男人说完,又盯着昴流的脸看了一会儿,昴流被他瞧着,不觉有些局促,男人见他这样子,好笑地看着他,接着故作严肃地说:“你是不是常常饮食不规律,这样对身体很不好哦。”

 

昴流听着他故意严肃起来的声音,反而更觉得搞笑,同时他也为男人敏锐的观察力有些惊讶,“因为我的工作,所以……”但还是选择诚实的回答。

 

“是这样啊,不过,你才14岁吧,不应该在上学吗?即使在这样低迷的时候,该去学校还是要去的啊。”男人疑惑。

 

昴流瞪大眼睛,“我看起来有这么小吗?其实我已经16岁了。”昴流不好意思用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学校有空就会去的,会考我会努力的。”

 

男人还准备要说什么,但是这时车厢内的广播传来到站提醒:“京都站到了,有下车的旅客请做好准备。”

 

“啊!我要在这站下车!”昴流站起身,叫道。

 

男人见他慌里慌张的像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小孩子,不由拉住想要冲出去的昴流。

 

“别担心,车会停十分钟,我也在这站下车,一起走吧。”

 

被拉住的人停下脚步,昴流不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他手腕被握在陌生男人的手里,男人手心干燥温暖的触感让他很难为情,心跳不由加快,急迫地想把手从男人手里抽回来。

 

这时男人已经自然地放开昴流的手,拿起公文包站起身。昴流这才发现他非常的高大,自己才达到他的胸口,他站在自己身前,会让人有很强的威势,不过,抬起头,目光接触道这人的眼睛,那种迫人的威势就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令人愉快的温暖。

 

他们俩并肩走下列车,车站人来人往,很难让人意识到这里是曾是十几年前大乱的中心。十五年前,变革从这里发起,人们砸了京都许多的街道,到处都是废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里依然变成了原来的样子。

 

昴流当然没有见过京都以前的样子,他只不过听身边这个年长的男人诉说罢了。他说他叫樱冢星史郎。昴流很惊讶他的姓氏,但是这个人说这个姓氏时,目光晴朗而柔和,仿佛没有意识到这个姓氏背后的含义。

 

不过,不是每个姓樱冢的就是樱冢护啦,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想着。

 

“星史郎桑,接我的人到了。”在车站的出口,几个身着严肃西装的人十分突兀的站在人流中。

 

星史郎用为难的神情看着昴流,“昴流,我看起来很老吗,你可以不用对我用敬语,我不介意的。”

 

“唉?”昴流从小到大一向循规蹈矩,行事有板有眼,对年长又亲和的人不用敬语……“嗯,我想对星史郎桑用敬语,不用的话,太奇怪了。”

 

因为你人很好,所以想从心里尊敬你。

 

“……那好吧。”真是意外执拗的人。樱冢星史郎想。

 

“嗯,再见,星史郎桑。”

 

“再见。”他露出温文地笑,朝跑开的昴流挥手道别。

 

不过,很像我们第一次见面。

 

你果然很有趣。

 

——“皇昴流。”

 

-tbc-

 

哎呀,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见面。

 感谢催更的 @小黑猫镜子 


评论(11)
热度(18)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