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逍遥法外】【无授翻】More ThanTwo Truths and a Lie(完)

题目:More ThanTwo Truths and a Lie

作者:BlackEyedGirl

译者:Mensch

原作:Catch me ifyou can/逍遥法外/猫鼠游戏(2002)

配对:FrankAbagnale Jr./Carl Hanratty 卡尔/弗兰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98487

 

Summary:

说真话对Frank来说一直不那么容易,而对Carl来说,即使在他必须撒谎的情况下,他也不会那么做。尽管(可能正是因此)他们就要开始一段新的合作关系了。

 

1976年

 

“为什么你不想再逃了?”当他们一起工作到很晚时,Carl这么问道。

 

“不是‘为什么我不想再逃了’”Frank纠正他,“而是为什么我想停下逃跑?”

 

“好吧,”Carl没有纠缠。

 

“你认为我没想过吗?”

 

“你知道什么和你想要知道什么,是两回事。我从第二句话更能得到我想要的真实答案。”

 

Frank耸耸肩,这样说道。Carl一直假定Frank撒谎的可能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有时再高一点。这对他们俩是一个问题,就像往常一样,他很难弄清,这百分之二十几率的谎言到底是哪一部分。

 

*

 

1969年

 

“为什么你那时候要逃跑?”Carl问,他看着这个努力把自己缩在车子另一边的孩子。“你一定知道我们正在追捕你。”他指的是Frank从飞机上逃跑后,径直跑到他妈妈的房子那儿——这是他们第一个要追查的地方。或者说,这是Carl和他的同事们要第一个追过去查看的地点,尤其是当Frank的父亲已经去世之后。

 

Frank问,“你真的不知道原因?”

 

“你就当我不知道好了。”

 

“如果你是我,那你会去哪儿?”

 

“你是指我已经从联邦监狱里逃脱了?那我肯定不会像你那么干的,Frank。尤其在我知道他们已经抓不住我的时候。而且被FBI抓住可不是件好事,这要在你的档案里记上试图逃跑的污点。对你,Frank,你不逃走的后果是,你被记录两次。”

 

“因为这就够了,”Frank说,“真的够了,我只是需要确定一些事——我确定完了。”

 

“请原谅,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意思?”

Frank阖上他的眼睛,当他意识到他离他妈妈的新家在千里之外的时候,他呼吸都变得轻松起来,“我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了,没有任何地方再需要我。”

 

Carl知道Frank的一切——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去调查找他能找到的关于Frank的任何线索——但这不是真正的了解Frank。抓住Frank的最大原因是他为躲避追捕从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过长时间,而就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得以靠近他,他们抓住了他。还有可能是因为那些很同意被忽略掉的细节:他的未婚妻,他曾给他父亲写过的信,连接着他妈妈的Montrichard。

 

Carl突然记起,在1966年的平安夜,Frank的声音在电话线中听起来极其疲惫,“我想结束一切。”Carl曾怀疑,甚至直到现在依旧怀疑,当确定Frank与他再无牵绊,当Frank永远家可归的时候,Carl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目送这个年轻聪明的孩子安全地进监狱。

 

“现在,”他不禁软下自己的声音,“一切都结束了。你能停下了。”

 

*

 

1974年

 

“这儿我不太明白。”Carl不知不觉就在Frank的办公室加了一把额外的椅子。

“好吧。”

“长达三年的制作假支票,冒充律师和医生,但没有一个人说你坏话。每个人都喜欢你。”

“除了法国人。”

“是的,好吧,很显然除了法国人。Luc警官*就打电话给我说,让你出狱是一个狗屎的注意。我的法语不是很好,但是我不认为‘狗屎’这个词是他这样的文明人会用的词。不过,这个词可比其他的要柔和得多了。”

“每个人都喜欢我。”Frank重申。

“是的。但他们这么认为,是我让你有了新身份之前。当然我不是抱怨,我只是不理解:为什么真正的你没有吸引这些人?

“一定是Ferris吧?”

“什么Ferris?”

“那个说我坏话的混蛋。”

“好吧,是他,”Carl说,“他认为你满口谎言,而谎话会把一切弄糟。”

“我没有。”

“我知道,我解释了,实际上我已经一再保证,你再也不会重回本行。他现在倒认为我是个骗子了。”

Frank笑了,“Carl,你从不撒谎。”

“我从不对你撒谎,Frank。不过,我认为你不能告诉Ferris,你现在参与进这件案子。”

“唔,可能。”

 

---

*Luc警官:影片中的法国警察。

*

1973年

 

Carl从不撒谎。但是当他站在他的老板,一名首席监察官面前时,他说:“Frank不会潜逃。”

“如果你弄错了?他跑了?”

“他不会。”

“Carl——”

“如果他逃了,我负全责。”

至少,这句话是真话。

 

Carl说道,“跟我一起去看看他。”

 

Carl做了一份成本效益分析,他知道这是值得的,Frank能坐在他那间空着的办公室里,他该得到一个机会去证明自己,他不能就这么木呆呆地坐在监狱里给亚特兰大银行送信,他该做一些更有意义,更适合他的工作。

 

Carl从不疏忽大意——他不喜欢冒任何风险的事。但是他追逐这个男孩,从美国的一边到另一边,甚至横穿整个法国。Carl不是只有Frank的案件,他还有其他许多事,但Frank早已不是一件案子那么简单了。Carl花费了自己所有的时间去追逐这个年轻狡猾的男孩,这个不费吹灰之力地就骗走了数百万英镑的男孩。在追捕中,Carl已经不能确信,他是否后悔太专注把Frank送进监狱,而忽略其他更多的罪犯。

 

然而,他对Frank所抱有的感情,Carl花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想清楚。Frank是唯一一个他在乎的人,就像Frank在乎他一样。

 

*

 

1971年

 

第一年他仍然感到愤怒。当Carl通过探监的玻璃窗跟他说圣诞快乐的时候,他朝他翻白眼。

 

第二年,探监时间越来越接近,但是没有人坐在玻璃窗的另一边跟他说圣诞快乐。Carl是唯一一个在平安夜来看Frank的人,Frank现在有点后悔,他用特殊权限的电话拨给了FBI办公室,他想确定,Carl是不是还待在办公室。电话铃响了,但没有人接听。

 

两分钟后,一名狱警把Frank叫出来。“有人来看你。”

 

隔着玻璃窗,Frank看到Carl坐在他面前,“圣诞快乐!”

 

狱警走过来,提醒Carl,“只有两分钟。”

 

Carl亮了亮他的FBI证件,“我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我已经和你的上头打过招呼。”他看向Frank,“我迟到了?”

 

Frank耸耸肩。“我以为你不来了。”

 

Carl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我被困了在迈阿密。我想在哪儿给你带一份礼物,没想到堵车。看看这个。”他把一张支票放在玻璃上。

Frank看着这张支票,“新玩意。”他笑着说道:来到这个鬼地方,我就没见过什么新事物了。

“我们也这么认为。”Carl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他专注地望着Frank。“关于这张支票,你给我说点什么吗?”

 

*

 

1975年

 

Carl走到办公室,发现办公室里的十个同事都在盯着Frank。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当他穿过门走进去时,Frank笑着望着他。“两句真话和一句谎话。快想想!”

 

“什么?”

 

Fox翻了个白眼,说,“Frank认为,我们需要学会做一个优秀的骗子。”

 

“我可没这么说,”Frank坐在桌子的边上,一大摞纸片在他的旁边。Carl不需要去看就知道这些都是Frank不知道从什么鬼地方撕下来的标签。Frank说,“我说的是,他们需要学习更好的理解一个骗子的心理。”

 

“一定要这么做”

 

“只是提供一个方式。你们这些家伙总是用错方法。你认为你是幕后赢家,其实你大部分时间内你都被耍了。你们能抓住他们,只能在他们感到绝望的时候。大部分的小偷你们能立刻抓住,但是对于骗子,他们知道什么是他们所擅长的,在你们抓住他之前,他们已经跑了。”

 

Carl抓住了他的停顿片刻,立刻提了一个问题,“什么是他们擅长的。”

 

Frank前倾身体,“每个人都认为一个骗子一定很擅长自己假扮的角色。这不对。你们所有的人都想错了。我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律师和无能的医生,而真正让我吓坏了的一件事是,有一天,他们让我去开飞机。没必要去擅长这些身份所干的事。因为,世界上有数百万的糟糕的律师、无能的医生。”

 

Amdursky笑了,“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

 

“但是你擅长伪造支票。”这是一个小事件,但是Carl认为这个需要被提出来。

 

“是的,但是我从不假装我在伪造支票,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并且我的伪造技术是世界顶尖的。如果当一个骗子有一双能飞快逃跑的脚,那么他们就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他们实际上不需要去知道怎么开飞机。”

 

“所以?”

 

“所以——两句真话,一句假话,Carl.”

 

*

 

1974年

 

Carl第一次把他单独留在警员办公室里,Frank有一个冲动,现在立刻转身,在黑板上用大写字母自己名字“我的名字是Mr. Abagnale,我今天将会成为你们的犯罪咨询顾问。请每个人打开你们的书,翻到第六章。”

 

他们不喜欢他。当Frank走进办公室时,他们有的脸上露出轻微的质疑,有的则是完全的厌恶。Carl自己的团队甚至不信任他会用自己的钱去买咖啡。

 

Frank从不用人们能看到的方式去偷东西。他只会从银行,从航空公司,更多是从连锁酒店去转移。从个人角度来说,每个被盗的人,Frank试图去确保他们罪有应得。他从不割开别人的钱包或者偷了别人的零钱而逃跑。Frank有自己的底线——他只是与那些普通人生活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这些警探们盯着他,Frank微笑以对,“我敢打赌,你们对我肯定有一些问题想问。”

 

他们继续盯着他,Fox在胸前交叉起自己的手臂。

 

“没有?”Frank挑衅道,“三年来,你们一直在追踪我,你们就没有任何想知道的?”

 

Amdursky说,“Hanratty警官已经识破你的一切阴谋诡计。”

 

Frank点点头。“我猜他是做到了这一点,毕竟他抓到了我。”在某种程度上,他挺喜欢他们维护Carl。Frank曾经真的伤害过Carl的职业生涯,尽管他并不是有意这么做的,但他很高兴,抓住自己能够弥补这些年来Carl的损失。

 

片刻之后,Fox问,“当你不得不编造一个专业的时候,为什么你要挑儿科?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你说你是一个医生,人们就会经常缠着你问你一些事。并且,这个时候他们已经知道自己受伤,有可能是背疼,或者更糟——他们一旦有紧急情况,你必须去知道怎么处理。我说我是儿科学,所以他们很少有机会能缠住我问这问那。”

“真的能行?”一个人继续问到。

 

“我作为儿科学医生的时候,在医院工作了很长时间。”

 

Frank善于交谈——他抓住了办公室内所有人的注意力。这就好像,他是一个真正的演员一样,Carl猜。他不是单纯的在电视节目上看医生,他还会去找出这些医生们的举止,他们如何走路,他们如何交谈,他们怎么用手语。他复制了这一切。

这是Frank一生都在做的工作,模仿别人的生活。你不需要关进你是否喜欢——这不是你——你只需要去选择其中一部分,并且延续一下。而在家中时,在某一个人的皮肤上,他则感受到更多。

 

*

 

1976年

 

有一天,Frank突然说,“你知道,我本来会和她结婚。”

 

Carl凝视着他。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知道他们在讨论谁。随后他明白过来,问道:“Brenda Strong?”

 

“是的。这不是一句随口的谎话。我的意思是,我想要和她结婚。如果你们没有跟着她到机场埋伏我,我就和她在一起了。”

 

他们此前从没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Carl总怀疑在那天下午,那个女孩的脸上泄露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她可能想过不背叛Frank,但不背叛的后果她承担不起,她最后没有背叛,但也没有跟Frank走。Carl对此感觉一点内疚,不过潜逃的生活对她来说一点不合适,不是吗?

 

“我知道你想过。”Carl说。

 

“你知道?”

 

“因为你没有换掉你自己的名字。”

 

*

 

1975年

 

这是一个潮湿的二月。Frank第五次去看同一部电影了,并且试图拒绝去想从塔希提飞到马德里的事了。

 

Carl想去说说他,因为Carl总能说动他。他右拐走进Frank的办公室,说道:“你真的需要出来走走,见见活人了。”

 

Frank挑起他的眉毛,“如果你也出去,那我也出去。”

 

“但我的这次追捕不太可能去十几个国家。”

 

Frank同样他的观点,“我知道。”

 

“你说是就是吧。打包好你的行李,明天我们去旅行”

 

“我们——什么?”

 

“Marsh想要你去学院——你可以与训练生们聊聊天。用你的魅力去吸引几个人来经济犯罪科来。”

 

“那你呢,你通常都会成功吗?”Frank问。Carl的口才缺陷在他的部门已经成为了笑谈。他们已经发现直接做会比与Carl沟通要容易得多。

 

Carl对他皱起眉头,“不。但是每一年我都有个杀手锏——我有你。”

 

“我不是真的……”

 

“你能谈论如何进入喷气式飞机,如何从联邦刑警的眼皮子底下逃走。如果不出意外,你能让他们知道更多经济犯罪的知识,这要比平铺直叙计算器计算数字和打印文件要来的轻松的多。做好本职工作,他们就可以捉拿到一些有趣的犯人。

 

“所以,你还认为我是一个犯人?Carl?”Frank问。

 

Carl摇摇他的手,“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要在我成功地抓住你,并且学院里没有人想要尝试从飞机上出逃后之后再说了。”

 

“我就干过一次!”

 

Carl笑了,“是的,你就干过一次,而一次就够吓人的了。”

 

*

 

1970年

 

亲爱的卡尔,信的开头这样写道,就像他在写给他的父亲,这儿的天气非常棒,并且我交了一些朋友。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这份工作能让我到处飞,而且能遇见许多有趣的人。典狱长告诉Carl,Frank正在送信——他是一名模范犯人。Carl简直想象不出这个画面。希望你一切都好。最好的祝福给你,Frank。

 

Carl盯着这封信许久,试图看穿这封信里的隐喻和嘲讽。如果这是一个嘲笑,那它很显然最分量最低的一次。最后,他开始回想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一个孤独的孩子,他身边没有任何人。他保留下这这张顽皮的手写明信片。

 

Carl本该要飞去明尼苏达州,去追捕一名糊表工人。他叫住Amdursky,“我可能请一天假去别的地方。我要去亚特兰大处理一点事。”

 

Amdursky仿佛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看看他,但是却点点头,“没问题。”

 

*

 

1975年

 

“两句真话,一句假话。”Frank说。

 

Carl叹了口气,合上他的报告,“你知道我从没做过。”

 

“你骗过我一次。”Frank说,“我想在这个。”

 

Carl用一副严肃的表情看着他。Frank想,Carl大概在想他的父亲。但是Frank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思考,为父亲的这件事说谎是不可能成功。至少,在Carl的脑子里是不能发生的。这就像,你告诉一个孩子,这条狗只是被送去国外的农场,或者爷爷只是睡着了,你不要难过一样。Carl不想亲口告诉他,在Frank离家的时候,他的父亲死了,

 

Frank说,“你告诉法国警方,你要亲手用手铐把我套住,但是你把手铐给了我。”

 

“那不算欺骗你。”Carl说,“这只是欺骗法国警方。无论如何,我都要避免说一个更大的谎言。”

 

“最大的谎言?那是什么?”

 

“我需要告诉他们,你是自愿被捕的。所以,我必须要让你自己戴着手铐出去。”

 

Frank回忆起当时,Carl给他手铐就像往他手里塞进一份礼物。他记得Carl说,“不要担心,不要担心。”

 

Frank微笑起来。“你让谎话变成真事,这比我以前做到的要棒多了,你赢了。”

 

“我猜也是。”

 

*

 

1974年

 

Frank一直在说谎,直到现在。

 

现在,Carl正盯着他边造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关于Carl是怎么知道他看起来像谁,他是谁,而没有一次提及到,他冒充情报局的人羞辱Carl的事。

 

Carl打断了他,告诉其他人这个故事被掩盖的部分。Frank看起来像是沮丧极了。

 

当其他人离开办公室,Carl问他,“你想让我少受到羞辱对吗?”

 

Frank耸耸肩,“我从没为这个故事自豪。”

 

“但是你其实做得非常棒。”

 

“实际上,这是我对你做过的唯一一件坏事。”他说,“我不会再做了。”

 

Carl挑起他的一条眉毛,“你从我的监护下曾经逃跑了两次。”他说,“第三次如果没有你,你没听我的话,你就要在Montrichard被法国人的子弹射穿。这让你感到困扰吗?”那时Frank感到抱歉,尽管在那个时候Carl并不相信他。

 

Frank说,“我知道这对你不好,我努力想让你喜欢我。”

 

“所以为什么这么做?”

 

“我不知道。因为你很聪明,你能理解我在做什么?或者因为这些政府官员进来,然后偷走了属于你的升职机会——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并且你不在乎要花多久才能抓住我。我猜,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

 

“是的。”Carl说,“大家都知道,你比我好看很多,即使是在犯罪的时候。”Frank和Carl从没有成功管理过的同事们相处甚欢。Amdursky和Fox已经慢慢适应过来,他们甚至有时会来请教Frank一些问题。他现在是团队的一份子了。

 

Frank说,“但在其他一些事上,你做得更好。”

 

*

 

1978年


其他人认为Carl有社交障碍。他们觉得他是工作狂,他从缺乏幽默感,从学不会圆滑。在某些事情和某些时刻,他总是太过真实,让人难堪。但是Frank从没有介意过。

 

第一次Frank嘲笑Carl,他知道其他人都盯着看。显然,Carl讲不来笑话(他不能告诉他们,Frank一直在努力尝试,但从没有成功)。但是Carl总是能让Frank笑,他能捕捉在他们俩说话中的笑点。

 

Carl从不冷酷,但他也不是总是一个好好先生。Frank记得在第一年,他被Carl嘲笑,在圣诞节的晚上,他没有其他人可以打电话了,Carl戳中他的这个伤口。但是在之后一年里,他记得在平安夜,Carl在FBI办公大楼里心不在焉地踢着椅子,说:“你决定停下来了吗,孩子?”

 

Frank已经解决了问题,点点头。“认输回家,等着你打电话过来。”他咧了咧嘴,Carl几乎想要朝他笑了。

 

 

现在,Carl敲开Frank办公室的门。“警员和家人可以一起回家度假,记得吗?”

 

Frank把文件扔到一边,“我告诉他们你要来,你知道。他们喜欢这个,当你去叫他们不用值班时候。”

 

“Frank……”

 

“但你是主管了,现在,挑一对探员留下。你和我要离开这儿。”

 

“Frank。”

 

Frank走进Carl的办公室,拿起他的大衣和帽子。他转动着帽子,把它们递给Carl。

 

Frank在等。现在是圣诞节,所以他在跟Carl沟通,没有争吵。而圣诞节和家人一起过,这是宇宙万物不变的道理之一。

 

Carl越过Frank,关掉办公室的灯。

 

“听你的,我们回家。”

 

fin.

冷到北极圈的我……AO3只有7篇猫鼠游戏的文,这篇写得特别棒特别棒,感到很幸福,冷到北极圈还能吃到这么高质量的粮。


这篇甜甜甜,每个细节,每个对话都让人回忆起电影的小细节,温情到了骨子里。


不过,翻译很渣,献丑了。

 

 


评论(15)
热度(171)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