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FF7】The Remains Of The Day/长日将尽

Title:The Remains Of The Day/长日将尽

Author:Libido_R

Pairing:Zacks X Cloud

Notes:PG-13|人物OOC有|原著背景有自制

Summary:

 

在我行程的起点,有一棵树静静的守候着。

 

 

Chapter 01.

 

克劳德花了很长时间和同村子孩子打架,尼布尔海姆的日头火辣辣的照在他的身上,他感到全身都在燃烧,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只有血液在拳头里沸腾,蒂法的尖叫在耳边轰鸣,他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一切都无所谓了,他想,他快死了。

 

神罗一等兵推了推身边的小家伙,他们俩靠在一起,肩膀抵着肩膀,背靠着孤岛坚硬的花岗岩,大腿往旁边一伸,身旁的人就能立刻按住你的头。现在,克劳德也从梦中惊醒,魔晄蓝的眼睛从失神到清醒转换不过两秒钟,他意识到,他现在是神罗公司的小兵,身处米德加市,尼布尔海姆与他相隔千万里,在他的身边是他的前辈——扎克斯。

一个值得人敬佩的人物。

爆炸声无处不在,鲜血和碎肉溅了一地,他们这次的任务是调查这座荒岛上的魔晄矿源,事实上,实际任务执行者是一等兵扎克斯,还没通过神兵测试的克劳德不过是辅助人员。他们到达岛上的第二天,情况突变,一群偷袭者埋伏此地,将他们打得十分狼狈,甚至连精英扎克斯都毫无还手之力,只能潜伏在此,按兵不动。

战火的硝烟久久不散,血腥味和火药味成了克劳德和扎克斯唯一能闻到的气味,入冬时节的寒冷天气,他们却只感到胸腔的燥热和被克制的苦闷。

这种感觉尤其让扎克斯受不了,他看了眼克劳德,说:“喂,克劳德,我们突击吧。”

 

克劳德一贯的面无表情,他的脸被冻得有点惨白,一天滴水未进的他没有扎克斯的非人体力,他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同意地点头,说:“只能如此了。”

扎克斯行动力迅速,他拍了拍克劳德手臂,握住那双沾满尘土的手,比他小一号,还是个孩子的手。而克劳德才16岁,他确实是个孩子。

没有任何犹豫,他就着力道,将克劳德从地上拉起来,“掩护我!”他说。

 

他奔跑的速度很快,破坏剑被他握着手心,转眼间就消失在那片浓黑的烟雾中,克劳德只来得及记住扎克斯这一刻的背影。那是刻录在视网膜内的一个倒影,从不回头,嘻嘻哈哈的个性,在对待任务却秉承着最严格的态度,安吉尔是神兵们的精神领袖,那扎克斯就是他们的好大哥。温暖阳光的笑容,最可靠的肩膀,战场上从不会将你抛弃,即使你死了,他也会带走你的尸体。

克劳德咬紧牙龈,亮晃晃的日光在浓雾外撒满整个星球,他现在感受不到,但是他现在觉得自己的血液,就像那日跟同村孩子打架,像融化的太阳一样灼热的燃烧,阳光照不到他,但是有的人却能像太阳一样发光。

 

扎克斯。

 

斩铁剑浸入敌人的鲜血,他用双手斩开迷雾,生命被一点点撕裂,濒死的哀鸣让他无法停下来,有人把后背交给了他,他不能停,有人在前面等他,不能停。呼吸变得急促沉重,肺叶像老旧的吹风机不负重荷,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了。

 

我快死了。克劳德最后想,但是我死了,你会进入不朽的诗篇。

 

 

Chapter 02.

 

扎克斯认得这个小兵,和他一同来自乡下,头发是闪亮的金色,第一次看到他拿下头盔的时候,扎克斯以为他看见太阳落在了眼前,强烈的光一瞬间齐聚在眼底,虹膜深处,那光像是火把一样一闪而过。他看着那张稚嫩青涩的脸,露出了好大哥的笑脸,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

 

“克劳德,你也好好看着。”扎克斯出任务的时候总不忘带上这个小兵,并时常对他这么说。其他神兵们都十分诧异,一级神兵重任在身,一般很少有机会带他们出任务,如果愿意帮忙,那也只是直接帮你把任务漂亮的完成,像是与扎克斯私交甚好的坎赛尔也不曾例外。那时候萨菲罗斯与扎克斯同为一级神兵,英雄萨菲罗斯在任务结束后与扎克斯一齐在拉扎德那儿碰面,那天萨菲罗斯放下手中的书,问他:“克劳德是谁?”

扎克斯停下走出主任大门的脚步,他回头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拉扎德,然后像往常一样笑起来,“他啊——”扎克斯回想着平时那小子的表现,“——只是个小兵而已,还差得远呢。”

“哦……”萨菲罗斯点了点头,就仿佛不再关心地重新拾起那本诗集。

扎克斯搔了搔头发,觉得这个以前视为英雄目标的家伙真是难缠,他明白还是不明白?嘛,扎克斯本来就对这种小问题不纠缠的男人,他临走前回望了一眼那本诗集的内页——

 

「骄傲与梦想都已丧失。」

 

他下意识的皱起了眉,那是杰内西斯的经常手里捧着的一本诗集,什么时候起,萨菲罗斯也把它捧在了手上了——杰内西斯现在已经被神罗通缉,他亲眼见过杰内西斯的复制人在攻击米德加尔的普通市民。

——安吉尔也失踪了。

 

不知道多久,街上也会出现长着和安吉尔同样面孔的怪物吧。距离五台一战,本以为会一起走到最后,没想到,昔日的战友一个个背离他而去,神罗之行——却只剩自己一人。

“扎克斯。”16岁的少年嗓音从身后传来。

他回身一眼就看到少年发亮的头发,即使在如今人心涣散的神罗,这个少年却仍然坚定的信念:要成为一名神罗战士。他迈开步伐朝少年走去,没错,扎克斯想,他是一名神罗一等兵——抓紧梦想,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特种兵的骄傲——这是安吉尔最后留给他的信念,也是他要加入神罗第一天立下的誓言。

“谢谢你呐,克劳德。”他伸手要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少年果然满脸不悦,立刻警惕的退后一步。

总是这么别扭,扎克斯觉得少年这时候最可爱,没有硬要装出来的成熟,褪去那副严肃刻板的样子,不高兴了就要皱起眉想要反抗,却又想起他的一等兵身份而一脸踌躇不决。

既然做好了反击的准备,克劳德,就不要犹豫对方的身份。他在心里这么说,却更快一步的摸到少年的头发,然后死扒着他的头不放,完全摒弃自己的身份与少年在走廊上打闹起来。

两人互相找对方的缺点攻击,奈何扎克斯的实力太过超前,克劳德一直都是战败那一方。他们闹完一起趴在栏杆上看着米德加尔蔚蓝的天空——天空的颜色,大地的颜色,魔晄的颜色。

 

“有个女孩告诉我,天空好像能把人吸进去。”

克劳德奇怪地看了一眼扎克斯,他看着天空,似乎是想着怎么表达。“……——能被天空吸进去,那是天使吧。”

“天使……?”

“是,被女神眷顾的天使。”

 

扎克斯闻言久久的仰望着天空,那蔚蓝的深处,天地之间的尽头,到底隐藏着什么呢,克劳德说是天使,他却觉得——把末日带来的野兽们,也是从那儿来的。

 

Chapter 03.

 

从三天前开始,克劳德就缺席了“雪崩”的日常会议,第七天堂的老板为此不得不再三向巴雷特保证,她会联系到克劳德的。但是保证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蒂法却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克劳德从尼布尔海姆回来之后,就一直处于奇怪的状态,这种奇怪是说克劳德的行事,他做着克劳德该做的事,却又平添了几分不同——他会对“雪崩”收费,且要价很高,即使是看在她的面子上。

蒂法不能去亲自问克劳德这个问题,因为他给自己选择了雇佣兵这个身份。雇佣兵不收费,每个人听到都会觉得这是个笑话。克劳德不愿意当这个笑话,所以他一直都跟巴雷特要佣金。玛琳的学费有时候都要为此搭上,但是克劳德却当没听见。实际上,克劳德只觉得自己要这份钱,他要过好日子,但——为什么要过好日子?

 

「不知道——等有钱再说吧。」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出这样的一句话。这样的情形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千万遍,他已经习惯它们的存在,像是习惯自己的心跳、习惯自己眼睛里的倒影,它们是那么自然的与自己的记忆和平共处,有人会对自己的心跳产生质疑吗?

——“不会。”

克劳德也是一样。

 

有时候,克劳德会站在贫民窟仰望钢铁浇筑而成的米德加尔——视线里,一片灰蒙蒙的空气,光线昏暗至极,在这里出生的孩子,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蓝天,他们看到他的眼睛会很好奇的问这是什么颜色。

“蓝色。”他说。

孩子们更好奇了,“蓝色是什么颜色?”

 

克劳德一时哽塞,他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天空——在米德加尔建立之前,在贵族们搬上用地球生命供给的城市之前,在神罗公司抽出生命之流之前,天空就在人们的头顶,只要你抬起头,空旷无垠的蓝色就能把你的包围,这种颜色温柔而包容,就像妈妈注释你的眼睛。

他的记忆里,有许多人都跟他一起有着同样颜色的眼睛,他们有的勇敢而坚毅,有的博学而勤勉,有的强大而宽容。在很久以前,有着和天空同样颜色眼睛的人们,他们都是怀着最感恩、最忠诚的信念而集聚在一起的。

 

「要抓紧梦想,还有,无论何时都不要放弃特种兵的骄傲。」

 

克劳德伸手摸了摸自己背后的破坏剑,特种兵——我就是一等兵,克劳德。总有一天,米德加尔会消失的,孩子们会亲眼看见天空的样子,会亲眼见证地球继续的存在。浮在天空的城市,这不是女神的礼物,而是深渊的噩耗,每个住在贫民窟的人,都是这场噩耗中的牺牲者,在不远的将来,星球也会毁在神罗公司的贪婪下。

 

而神罗的毁灭——也正是我的目的所在。

 

“我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被它拿走了。”

 

Chapter 04.

 

扎克斯这一次的任务被派遣与萨菲罗斯一起行动,等他坐上车时,才发现车子上坐着两个小兵。届时,安吉尔已确认死亡,他继承了安吉尔的破坏剑。神罗一等兵仅残存了他和萨菲罗斯两人,那天是他亲自给新来的士兵们进行仪式,他手里握着沉重的破坏剑,希冀着安吉尔也能看到——今天,又一批新的士兵们加入了他们。而特种兵们和其他士兵不一样,他们有着迥异与普通人的强劲体魄,不过,总有一天,这群新兵们会有人踏入他们的家庭里来的,将生死托付给自己的战友,将梦想寄托于自己的兄弟。

安吉尔与他是如此,将来——他也会和他们其中一人也这么做,这把破坏剑,只交给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

 

平平安安将车子开到尼布尔海姆时,萨菲罗斯和扎克斯两人走在最前头。扎克斯特别注意到跟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小兵。他走路的步伐,并不强壮的身形,还有一举一动中的熟悉感,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这个少年,又一次跟来了。

他并不讨厌少年,在少年身上,他发现太多熟悉的影子,这些影子里有他自己的,也有其他士兵们身上共存的。

克劳德——只是没有真的抓住“梦想”。

 

想要成为英雄的人那么多,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成为下一个萨菲罗斯。就连他,成为一等兵的扎克斯都没有受到媒体的特别青睐。“英雄”是一个不错的梦想,但在成为英雄之前,还有很多艰难的路要走呢。

不过,扎克斯有安吉尔,那么,克劳德——就让我来成为你的领路人吧。

——在尼布尔海姆这里。

 

任务的向导很快就找到了,是一个名叫蒂法的活泼姑娘。在任务途中,不请自来的摄影记者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神罗建在这里的魔晄能源比其他地方更难走,几乎一路都是山路。最该辛苦抱怨的蒂法却一路蹦蹦跳跳,反而是为他们摄影的记者疲惫不堪,拖累了行程。不得已,他们晚上在一处平地上休息几个小时。

扎克斯偷偷的从记者的怀里拿走照相机,他带着照相机坐在了一名带着头盔的小兵身边。

“想不想看你喜欢的姑娘的样子?”他不正经地刺激脸皮薄的少年。

少年果然顾忌到外人的存在没有回答,只是僵硬的坐在一旁。

扎克斯无声的大笑,他把照片翻出来,发现拍得都不错,尤其是对萨菲罗斯,好得直接可以不用后期就上头版新闻了——连记者都偏心。“喂,克劳德,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扎克斯。”少年抱怨地叫着他的名字,但仍然没有拿下头盔。

 

“哈哈,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克劳德了。”扎克斯把相机扔到一边,拉着克劳德一起躺在地上。“不会让她发现的。”他解释道。

“不过,克劳德,不管是梦想,还是重要的东西,都要紧紧的抓到手里。”他侧过头看向头盔里那双盈蓝的眼睛,像是夜空一般的颜色,“如果错过,你会后悔一辈子。”

 

就像我,没有抓住导师安吉尔,没有抓住战友杰内西斯,没有抓住安吉尔的母亲,他们都死在了我的疏忽之下。

 

但是你——扎克斯看着那双眼睛在心里说,我会紧紧抓住。

 

Chapter 05.

 

所有的记忆都要消失了。克劳德骑着芬里尔行驶在米德加尔市外的荒原上,狂风吹在他的脸上,他觉察不到一丝疼痛,只有头发被狂风卷起时,他才感到发根像针刺似的拉扯着他的头皮。那些脑海里突然浮出的话,那个人留给他的最后一丝印记也要随着所有事情的结束而从他的体内消失了。

你。爱丽丝。所有人。你们都走了。

 

克劳德带着墨镜,眼前所有的景色都慢慢化为模糊不清的灰色,各种声音都慢了下来,世界好像被泡在黄昏的大海里,波浪时而翻滚,却只在耳际留下一声微弱的声响——

就像你。来的时候,像是掀起滔天的巨浪,笑得像是要将所有阳光放在你身上,一头纯黑的头发都压不住那从灵魂里崩裂出出来的烈阳,烤焦天空的阴雨与阴云,晒干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灰暗。走的时候,像是一场雨过天晴的大雨,鲜血和阴霾都被雨水洗去,破坏剑上只有雨水淋过的清新,那一声悲鸣也被破云而出的阳光而蒸发得一干二净。

——也许只有你。

 

“扎克斯。”

 

只有你才会不惧怕最黑暗的阴霾,最血腥的屠杀,最残暴的统治。你总是在带领着我,带领着大家向光明的方向看,告诉我们,士兵应该有梦想,应该有自己的的骄傲。不要因为一时的堕落而颓靡,不要因为一时的迷惘而放下骄傲。

 

是你告诉我,士兵是英雄——不是杀人的工具。

 

战斗虽然已经结束,但是星痕却留了下来。这是星球给予人类的惩罚。克劳德并不惧怕,他甚至不把它当一回事。身体上有再多的疼痛,再多的磨难,都比不了心灵上的钝痛——那就像是原本属于心脏的一部分,某一天突然消失了。那消失的部分,就一直空空荡荡的存在下去,它比星痕更疼痛,比死亡更悲伤。

 

没人能告诉他,这是什么病,又该怎么治。克劳德只能漫游于新米德加尔市的周围,为丹泽尔和玛琳带来酬劳,那个名叫丹泽尔也是星痕的受害者之一。是克劳德将他带回第七天堂,带到蒂法手里,但克劳德却不能成为丹泽尔的拯救者,他不敢承受丹泽尔全然相信的视线。

这不是勇气的问题,而是我并没有这个资格。克劳德想。

我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何况是别人。丹泽尔是星球的孩子,但我已经不是了,我是星球的罪人。

 

——我没有抓住任何人。

“我已经后悔一辈子了。”

 

爱丽丝。破坏剑。你。你们我一个都没抓住,尤其是你,扎克斯,你要我成为你存在的证明。这不公平。你怎么知道我不想抓住你,你怎么知道我当时没有举起手。你怎么知道我想成为你存在的证明。

这不公平。

你擅自决定了一切。在此之前,你从来没有对我说你想抓住我。

 

但是,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那些都过去了。星球会替我们审判每个人的罪孽。浪涛会被大海包容,重新融成白色的泡沫;大雨会被大地接纳,重新汇成洁净的地下水;烈阳会从东方重新升起。

 

所以,你看——

 

我知道你走了,你也说你走了,但是我还能感觉到——你还在,在我身边,在我的心里,在我视线里的每一个角落。

 

——“扎克斯。”

 


纪念我最爱的英雄们,愿你们能够再次重逢。

评论(6)
热度(67)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