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标题:The Truth that You Leave

配对:James GordonX Oswald Cobblepot

分级:G

声明:他们属于DC,属于哥谭,也属于彼此。

梗概:Oswald出身于哥谭,他成长于哥谭,他也将死于哥谭,——但他不希望Gordon,那个愚蠢的、相信哥谭还存在好人的正义警察死在哥谭。

 

“He will live,and still live.”

 

 

我不知道那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也许是十岁、八岁,但没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一切都没有关系,我还活着站在这里——站在哥谭,俯瞰这座末日城市笼罩在层层阴云之下,我还活着,而那些得罪过我的人却都死了。

 

除了一人。

 

大都会的人相信恶棍可以被拯救,口气轻松地就像在酒吧点一杯不加冰的威士忌,年轻人的欢笑声、肢体地扭动和覆盖整个舞池的音乐,没人会担心人群中会冲出一人手持陶瓷刀见人就捅,也没人会以为送给你威士忌的酒保也许会往你身上扔一个自制炸弹,将你炸得粉碎,警察都不乐意找全你的尸体。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出生在大都会,Oswald想,上帝让你出生在哪儿,你的一辈子也别想再翻跟头想逃出这里,你的骨头、你的血、你所有的一切都将为此而奉献。有很多人,甚至已经离开这里的人,他们最终都会选择回到哥谭,这里仿佛有一种可怕的魔力,明明你已经发誓要远远的离开,命运的纸牌给你指示好最好的那条路,但你却在紧要关头放弃那条成为好人的路而选择继续陷落,从高高的光明铁塔上坠落到最深的黑夜里。

 

这并不奇怪,甚至司空见惯。白天大家像行尸走肉一样在办公楼进进出出,到了夜晚,黑夜驱走阳光,冷风吹走身上最后一丝热度,人们才会露出自己带着面具的真面孔,滑稽的笑意,可怖的刀锋,渗人的枪口,即使是一个名看似可爱的孩童,他们的内心可能也翻滚着滔天的仇恨。在哥谭,杀人不会得到鄙夷的目光,救人反而会受到众人的怒目。

 

所以,James Gordon的存在才显得突兀与不可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退伍士兵,哥谭市的菜鸟警察,亦或者只是个一个正义化身的象征符号?也许他就像后来出现的那个蝙蝠侠,没有人的面孔,只戴着一张让人战栗的黑色头罩,无声无息地隐藏在黑夜里,伺机等待着咬断你喉咙的机会。

 

不不不,他不是蝙蝠侠,根本不是,蝙蝠侠活在哥谭市的黑夜里,来无影去无踪,只是一个能化形的恐怖鬼魂。James Gordon则可以走在阳光下,身边跟着他的拍档哈维,一路上絮絮叨叨地说着无意义的话,走到常去的小摊上买上一份腾腾的不加酸黄瓜的汉堡,他的脸上从来干干净净,眉头像是随时为什么不正之事而烦恼一样紧紧皱着,甚至面对一个哭泣的孩子也不会微笑,他很少笑,不像Oswald自己,总是挂着让人厌恶的假笑,他要是笑,那就真的是发自于内心的微笑,皱紧的眉头舒展开,蓝色的眼睛只倒映着你的影子。你在他的眼里就只是你这个人,不会是别人口里的企鹅人,只是Oswald,你的缺陷、丑陋与不堪通通都倒映着清清楚楚。但他不会嘲笑你,他给予你作为一个活人的尊重,你说的话他不会想也不想得发出轻蔑的嗤笑,而是会认真地考虑,思考着对与错。

 

多么可怕,他为什么要轻易相信一个疯子的话?Oswald在寂静无声的河底想,他的腿痛地要命,肺叶缺氧像火烧一样灼痛,但耳朵里却只一遍又一遍回想着那声震耳欲聋的枪声,那大概是这辈子第一次如此近感受到子弹从耳边穿过却只打在河面上,激起一个不痛不痒的小水花。

 

他曾经声泪俱下的请求Fish别杀他,他叫她妈妈,就像请求世界上仁慈的母亲一样宽恕她的儿子,而她要他死,死得一文不值,他曾经那么听她的话,她要他做什么他就做,听话得就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但一旦做错事,他就得死,请求是无用的,生命在哥谭比一个汉堡还要不值钱,他就用自己的命来打一个赌。

 

这最不值钱,也是他唯一拥有的东西来打个赌。

 

最后,他深深地陷在哥谭河底,他的腿痛得要命,肺叶缺氧像火烧一样灼痛,但这些都不算什么,他还活着,他还能感觉到痛。

 

现在,他这条最不值钱的、也是他唯一拥有的烂命赌赢了他唯一确信的东西。

 

那就是James Gordon。

 

他赢了。

 

-tbc-

安利吃吗,自割腿肉,心疼自己QAQ

追到了第八集,听到冬歇季停播的消息,炸了,赶紧放慢自己补剧的速度,慢慢吃。


评论(7)
热度(18)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