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水仙】你的存在

*高能预警:拉郎。

*CP为:龙崎郁夫X生田斗真。

*我从不拥有他们,他们一直属于彼此。

 

  生田在东京拍戏,这场戏的取景在市外郊区,等所有的镜头都结束,时间已经到了半夜一点钟。场务在收拾道具,导演拉着他讲戏,等他回头拿自己的背包,导演都自己开车走了。经纪人今晚打电话给他,问要不要来接,他记得自己在开拍前拒绝了。

  都半夜两点了,生田不好意思这么晚还要把人从被窝里叫起来。虽然是相处多年的经纪人,但是生田生性带着不主动求人的腼腆性格,他摸了摸自己的手机,然后看看空无一人的破旧大街,终于决定还是一个人走去地铁站。

  深夜的蜿蜒小巷,污水在黑暗中静静流淌,生田走在这片黑暗中,觉得温度陡然降下了几度。还是夏夜的东京,却让感觉仿佛已进入了寒风阵阵的冬日。

  “喂,小子!”

  明显不是东京腔的日语让生田悚然一惊,他刚刚走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的脚步,他们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

  “站住,叫你停下来!”

  站住才更可怕吧!

  生田飞快地向前跑步,凝滞的空气被他的步伐打碎,他在奔跑的过程中闻到被污水掩盖的血腥味。

  血?

  心脏感受到外界传来的危险气息而剧烈跳动起来,生田在黑暗中辨认着方向,他早上赶到片场根本没注意到这里的环境,只以为是普通的郊区,交通差一点,有些小危险,但不至于会出现流血事件。

  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只是普通打劫的话不至于会出现这么明显的血腥味吧?难道我是撞破什么隐秘的事吗?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被抓住,身后的脚步声仍然追逐不休。

  生田感觉每次的呼吸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着肺叶,又疼又热,他喘着粗气,却只能继续疲惫地寻找着方向冲出这条暗巷。

  不能被抓住,一定不能停下来!

 

  “喂!小子!你以为你能跑得了吗?!”

  后面的男子声音变得急促而气急败坏,生田根本不管他的威胁,继续跑着。

  出路,出路,出路。

  拜托了,我平时从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要我遇到这样的事。

  光——

  前面有光!

  生田像是抓住最后的一线希望冲出去!

 

  龙崎今天到东京的市郊巡视,是因为最近的一起妓女连续被杀案。凶手作案手法残忍,且  专挑那些无依无靠的可怜妓女下手,警方一开始并没有接到报案,是直到第三个死者出现时,才有人陆续过来说明案情。经过最初的案情决断,他们把作案地点分为三个部分,中心在新宿,之后是新宿西和新宿北。

  龙崎作为第二署的王牌刑事,理所应当的出现在了这个一到夜晚就没有人的郊区小镇。他这晚执勤,新拍档并未和他在一起,原因是嫌他碍手碍脚的。他只得一个人晃荡在大街上,他的五感比普通人更敏锐。所以当有几个人的脚步声传来时,他立刻就抬脚跑向那个方向。

  当他赶到这个灯光昏暗的小巷,他第一眼就被一个冲出来的小子给惊到了。

  这个人的样貌像极了天天出现在东京街头大屏幕上的大明星。他几次做东京的地铁,都会看到这个人的采访,听说过他的各种新闻。

  而且每一个初次见到他的家伙,都会说:龙崎君,唔……你看起来好像……啊……好像谁呢?

  生田斗真?他问。

  对对对!就是生田君!真得长得好像啊。

  哈哈哈。龙崎次次都会傻笑回去,然后那个人便说,你笑起来更像了。

  其实,龙崎从没仔细看过这个大明星,即使再相像,他们也是不同的人。

  他是警察,生田斗真是明星。

  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救我,求求你……”

  “喂,你没——”

  龙崎伸手把人接到怀里,他也早就看到后面有人追过来,他一只手把人搂进怀里,一只手掏出腰间的配枪。

  “站住,我是警察,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

  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身边没有搭档日比野,他可以完全用另一种不温柔的手段来照顾罪犯。

  龙崎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在剧烈的喘息,他的全身都在发抖,于是他看向躲在黑暗中的眼神更为凌厉。

  “出来,给你们三秒钟。”

  暗中的人惴惴不安。

  “三。”

  大明星抓紧了龙崎的手臂。

  “二。”

  黑暗中的人仍然没有选择站出来。

  “一。”

  大明星要抬起头,似乎要制止他。

  龙崎心想,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

  他手臂用力不让人动,用手掌盖住了大明星的眼睛,然后另一只手打开配枪的保险。

 

  “龙崎君!你在这里做……什……”

  日比野美月的声音突然插进来,龙崎被这声音一惊,他朝日比野的方向看去,她正疑惑地看着他和他怀里的人。

  哎,日比野小姐总是……

  龙崎再看那片黑暗的区域,早就没人了。

  跑得这么快,这次就放过你们。

  他低头看向自己怀里的人,放开了捂住大明星眼睛的手。

  “刚刚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头发因为刚才的跑动乱糟糟的,额头上都是汗珠,虽然还是大口的呼吸,但是那双眼睛。

 

  就像夏夜的繁星,璀璨的划过天际,只留下一尾夺目的光。

  这个人的眼睛里有这种光。

 

  “没事……谢、咳、谢谢你……”

  生田喘着气,他被这名警察放在一张破损的旧椅子上,经过刚才的夺命追逐,他的肺几乎要整个被灼烧干净,他仍记得那种命悬一线的感觉,他仍能记得刚刚看到这名警察时的感觉。

  这个人明明站在并不明亮的光里,却像太阳一样让人感受到希望,看到他冲过来,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扶住他,用身体护住他。他感到这个人身上隐藏的力量,他听到这个人冷酷的声音,都觉得心脏又开始另一轮新的跳动。

  当他把手心盖住他的眼睛时,他的呼吸之间只有这个人味道。

  干净,内敛,又带着蓬勃的生命力。

 

  生田感到他的肩膀被这人拍了拍,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被移开,他听到另一道陌生女人的声音。生田疑惑地抬头,看到刚刚穿蓝色衬衫的便衣警察跟这个女人交谈,应该是他的拍档吧。

  看着这个警察对他的女拍档放低姿态的说这话,与刚刚说要开枪射人的冷酷警察完全不一样。

  能这样,果然是喜欢这个女孩子吧。

 

  生田转开目光,觉得空气又开始变得窒闷,他心脏某一处压抑异常。

  他皱紧眉头,努力调整呼吸,专心的盯着远处的路灯光。

 

  而他不知道在他移开目光的时候,龙崎把目光重新放在他的侧脸上,看到他皱眉也不禁锁紧眉头。


  这件小案子,一直拖到半夜三点多才办完。生田的经纪人听到他差点受伤,吓得半死半点不敢停留的赶过来。等笔录做完,他和龙崎站在警署空荡荡的走廊里。


  ”龙崎郁夫。“

  ”生田斗真。“


  ——两人被这个颇为正式的自我介绍逗得相视一笑,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生田才先移开目光。


   ”谢谢你救了我。“

   ”没有……我也是正巧遇见你……“

   别人碰见也不见得会救啊。生田低着头想。

   

   不过能被你救,真得太好了。

  

  =tbc=

  么么哒,丧心病狂的拉郎,咦……等等这个也不算拉郎?……我弃权声明也没说错嘛,他们本来就是一起的(。

 


评论(18)
热度(57)
  1. 脸滚键盘Soldier and Her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南城北往
  2. 虚胖而已Soldier and Hero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生产安利 我是安利的搬运工。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