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段龙ABO】Catch Me

*Alpha段野龙哉XBeta龙崎郁夫

*半AU,多私设,敏感者请误入,十分感谢。

 

Ⅰ 傲慢/ Pride

 

  冬初的时候,龙崎郁夫升到了新宿第二署。位于新宿西区的第二署并不是如人们想象的那样风光,比起人才济济的第一署,第二署只能捡第一署不要的脏活累活做。一开始,龙崎也像他的同僚一样做着这些活,但渐渐的,拥有敏锐罪犯嗅觉的龙崎开始显现出他的天赋,从协助破案,到独立负责一件案子,龙崎郁夫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成为第二署的王牌。

  当然也有人对他的能力表示怀疑,他的拍档Beta日比野美月就对他态度蛮狠。这与她本身的性格有关,日比野美月家境优渥,从东大毕业的高材生却比不上一个籍籍无名,平时看起来还有些无能的小刑事,这已经足以让她对同是Beta的龙崎郁夫另“眼”相待。

  14号晚上一点钟左右,日比野美月的一个电话把正在餐厅等蛋包饭打包的龙崎郁夫叫到了案发现场。

  “死者从六楼失足摔下来,法医初步鉴定,是大腿骨颈部骨折,脖子跟肋骨也跟着摔断了。现在第一署判定是属于自杀,你也快点过来吧,不然现场要快被清理了。”

  “唉唉唉?!!我马上就到,帮我拖一下啦日比野小姐!”

  “知道了,你赶快。”

  对案件有着不同寻常执着的龙崎郁夫常常能够把别人认为是绝对没有另一种可能的案子翻案,即使是第一署也多有耳闻这名近期大出风头的精英菜鸟。

  当龙崎郁夫赶到案发现场,日比野美月正与第一署的蝶野与东海林站在一起。

  他远远的看一眼日比野,因为对第一署的蝶野刑事有些发悚,所以他决定绕过去,直接进到封条线内。

  几名采集证物的同僚跟他打招呼,他点点头,走到死者身前。

  大腿和脖子极度扭曲,头部有大滩血迹,普通的上班族穿着,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他蹲下来,靠近死者。一股熟悉的香味从死者口腔传来,他不禁皱了皱眉,然后用带着塑料手套的手掰开死者的口腔,看了看他又询问了周围同僚的取证情况,都没有特别发现。

  “让开让开,要搬走尸体了。”

  称呼尸体而不是死者,这种态度啊。几名搜查课的人挤过来,龙崎被人推倒一边,他有些无奈的看着急着下班的搜查课人,只能看着他们把死者装进装尸袋。在经过龙崎的时候,他看见从一件东西从死者身上掉下来。

  他等搜查课过去,俯身捡起来。

  是一张通勤车票。

  “龙崎先生!你别在这里碍事啦,又不好好取证。”

  日比野一向看他呆呆的模样就生气,龙崎还没说话,日比野又看到他手上的证物,“通勤车票?”她拿出证物袋把车票放进去,也皱了眉。

  “龙崎先生……”

  “死者晚餐是饺子,而且是王将家的招牌。”龙崎笃定地说。

  日比野看他这幅脱线的样子,火气又上来了,“别在这里碍事了,这里都交给我,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是是是。”

  搭档太霸道也不是一件好事呢。龙崎郁夫想。

 

  在离搜查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他去了要了死者的信息。死者名叫由纪西田,新宿人,就职在M公司,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有一名妻子和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看了看档案上的一家三口照片,根本不觉得这样的人会去自杀。

  自杀的人死前会去吃最喜欢的食物还可以理解,但是买一张通勤的车票就说不通了。

  但是这样的说辞不能构成可信的证据,排除自杀的可能。

  龙崎又陷入了沉思,他看着跟第一署忙忙碌碌的日比野,决定自己去周围看看。

  周围都是高楼林立的写字楼,有几家公司在东京非常的有名,经常是赋税大户,很受政府的依仗。也有几家名字都没听过,但是却能在这样的大公司中生存下来,想来背后势力不小。

  身为Beta,他并不像其他Beta一样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他五感发达,对于气味十分敏感,所以他走上自杀者自杀的顶楼时,立刻嗅到几股残留的信息素味道。

  有两名Aplha曾经这里,西田先生在这里跳楼,死之前还和别人交谈过吗?或者说,——根本不是交谈,而是被人活生生推下去,制造成自杀的假象。

  他皱着的眉头,此时已经拧成川字型。

  他默念着这几个没听过名字的公司,第二日回到警署,一个人进入到档案室,用警察局登记的资料来查找这几个公司名。

  几个公司都是皮包公司,表面是干着正经的买卖工作,实际上是借着商业的名头来洗钱。他把目标放在一家简称为KG的公司。他盯上这家公司,是因为他记得这家公司的背后人是近来风头正盛的松尾组二头目——段野龙哉。

  那还是年前的小案子,一个他旗下的小混混犯事,曝光了这间公司的事,他当时正好是这案子的负责人,他准备起诉这个小混混的时候,他已经离奇的死在监狱里。

  于是这个小案子以小混混的死为终结,没人立案,不具备调查的动机,最终不了了之。

  龙崎从没跟段野龙哉有过直接接触,却已经有一条人命横在中间,现在可能有第二条。

  他查过,段野龙哉也是一名Alpha。

 

  被判定是自杀的案子并不需要深入调查,只要做报告。龙崎从档案室出来,日比野美月招呼他出去取证。

  “什么事?”他问。

  “是近期的连环汽车贵重物品盗窃案。”

  “啊这件事啊。”偷盗案和人命案二者的吸引力区别太大了。

  “发生地就在昨晚自杀案的楼下,你没有兴趣吗。”

  说完,日比野已经大步走出了第二署大门,她笃定龙崎会马上跟出来的。

  “日比野小姐,你等等我嘛。”

  果然,龙崎在背后一边套上自己的蓝色羽绒服一边跟着。

  对于昨晚的案子,她也和龙崎一样怀疑呐。同是刑事,她心里可从不想输给龙崎。

  “在去案发地之前,我想去看看西田先生的家里看看。”

  “有这个必要吗?”

  “日比野小姐不是也想去过案发地之后,自己去看一遍吗。”龙崎一针见血地戳穿她。

  “好啦,一起去。”日比野丝毫不羞涩,“跟你去我怕你又会碍手碍脚的。”

  龙崎嘿嘿一笑,并不回答她。

 

  “我先生他最近好像被什么事烦恼着,可是问他到底是什么事,他又马上的说没什么,让  我不要担心,哪里想到……”

  西田先生的妻子悲伤地说着,她的女儿由纪菜则紧紧地盯着龙崎和日比野。

  当日比野美月安慰了西田夫人,龙崎却又一次看到了摆放在柜台上的一家三口合家福。

  笑得那么幸福的西田先生,又怎么会抛弃他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女人呢。

  “爸爸,爸爸是绝对不会自杀的。”在他们走到电梯时,由纪菜追了进来,小小孩子又悲  伤又仇恨的目光说,“我生日马上到了,爸爸说过会陪我,他……如果你们警察找不到杀人凶手……”

  “放心,我们会找到的。”龙崎截断女孩的话,他带着同样复杂的目光看着小女孩,“相信警察,我一定把凶手绳之以法。”

  “喂喂,还有我龙崎……你又自作主张了。”

  又不是第一次,日比野小姐每次都只是说说而已。其实你心里也赞同我的话吧。

  龙崎和日比野又去了昨晚的案发地点。

 

  这一次他们找到了另一条线索。

  连环汽车偷盗案的作案者是龙崎一年前抓过的惯犯,名叫泽度的小偷。在保全人员的录像带里,他们发现在零点左右,泽度偷完东西朝上看了一下,吓得立刻就跑走了。零点也正是自杀者西田先生的推测死亡时间。

  这一次,日比野美月也同意了龙崎之前推断西田先生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的观点。

  他们回到警署,对三岛课长汇报了自己找到的线索,正式以偷盗者的名义通缉泽度。

  当晚,泽度没有找到,一通电话却惊醒了第二署。

 

  “西田夫人的尸体在东海湾被找到,她的女儿现在昏迷不醒。”

  蝶野刑事站在医院的走廊这样说道,他看着龙崎,眼光尖锐,“听说你之前就断定这不是自杀,现在一切如你所愿,法医说死者的胸口没有发现海水。”

  没有海水就是被推入海里之前就死了。

  龙崎郁夫才不管警局里的暗斗,他思考着这件事。

  等人都走干净了,他一人走在走廊里,混杂的消毒水味,还有人散发的各种气味,他感到鼻子有些难受。

  等等……他停在由纪菜病房的门口。

  这一刻他才发现,不是气味让他难受,而是有一种气味让他熟悉。

  昨晚在西田先生自杀的顶楼,这种特属于Alpha的味道就曾经残留过,今天由纪菜的病房门口,这种气味又一次弥漫开来。

  他有些担心的推开由纪菜的病房门。

  房间内,由纪菜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房间里空无一人。

  没有将由纪菜灭口,却又堂而皇之的进入到这里。

  这种蔑视警察的狂妄做法。

 

  十分傲慢呢。

 

  “你想做什么呢,段野龙哉?”

  龙崎呢喃着,他坐在由纪菜的病床旁,看着女孩安详的面孔。

 

  如果是你犯得罪,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不管你有多大的势力。

  ——因为这是我答应过由纪菜的事。

 

  =tbc=

  啊。开个脑洞。么么哒。


评论(7)
热度(87)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