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将化为希望的雨滴,于天之尽头,海之边涯,悄声逝去。

【段龙】The thought of you

预警:OOCx3。人物原型以日剧为准。

 

1.

 

他想起他应该记起点什么。

 

日比野美月气呼呼地在新宿第二署的办公室里瞪着他,三岛课长在一旁笑着,神取和其他几名同事则勾肩搭背的一起笑话他。

他有点不知所措,只是愣愣地看着日比野美月。

其他人似乎都已经习惯他时不时的发呆,日比野美月更生气了,“快点把这些记录都输入电脑,你从医院回来就魂不守舍,这样可不行知道吗,第二署可没有这么多时间……”

 “行了,日比野。”三岛课长听到这里,打断日比野美月,他朝周围人挥挥手,“都散开去工作吧,聚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日比野美月平时脾气大,却从来不会当面做出逾矩上级的行动,她收敛怒气,回道:“是,课长。”

 

“唉……”三岛课长有些烦恼的抓着头发,他说,“郁夫啊。”

“什么?”他仍然十分迷茫。

 

“臭小子。”三岛课长拍了一下他的头,“还不抓紧时间追到日比野,我这里可还等着给你做媒呢!”

他被课长的话吓得一惊,“说、说什么话啊,课长……”

 

那你是要追日比野美月吗,这句话也听谁问过他,但当时他的心情全然不像现在这样的惊讶,而是有点点窃喜。

说什么鬼话,在没有解决结子老师的事之前,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一个人的。

他记得他是这么回答的。

 

但对方怎么回答呢?他还是记不起来。


 

2.

 

他独自回自己在七丁目的家。

 

但一路从出警察局到回他那个简陋的家,他总认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觉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应该会被一辆全黑的高级轿车接走。行车路上他也不会径直回家,而是会去一家格调高雅的酒吧,或者去一家被包场的澡堂泡澡。

有个人会一直在自己身边。这个人会抽一根味道好闻的香烟,也许戴一副眼镜,他会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用不耐烦地声音命令他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在这个人被子弹打中腰腹时,他仍会忍着剧痛,在密雨中给自己一个潮湿的拥抱。

即使他最不耐烦别人像女人一样哭哭啼啼。

 

但现在没有这个人,他独自回自己在七丁目的家,身边空无一人。


3.

 

他在给一个叫深町武的男人做笔录。

 

这个人看起来极为严肃且不苟言笑,他问一句,深町武一板一眼的回答一句。沉默的气氛萦绕在他们周围,等笔录做完,深町武起身要走出第二署,他不禁想拦下这个男人。

但为什么要拦下他呢?他不知道,他只是有股这样的冲动。

他似乎很熟悉深町武,可他们之前从未蒙面,他是警察,而深町武是个黑道分子;他应该对深町武陌生,但是深町武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让他觉得熟悉。

 

很奇怪。

 

他摇摇头,停下追上深町武的脚步。但出乎意料,深町武在警署门口停下来,他看见深町武的目光停在走廊上迎面而来的蝶野刑事。

 

原来他们认识。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烦躁,他有点不太愿意让蝶野刑事接近深町武,他害怕这会产生极坏的影响。

甚至有人会因此送命。

 

送命。一提到这个词,他就感到心脏一阵抽搐般的疼痛,好像有人要活生生的把心脏切成两半。

 

一半被烈火烤成灰烬,一半却暴露在空气中,依然跳动着。

 

4.

 

一个叫由纪菜的小女孩远道而来地看望他。

 

小女孩生气勃勃,脸上挂着连阳光都比不上的灿烂笑容。她亲切地叫着自己龙崎哥哥。他笑着回应了,却不知道为什么小女孩要这么亲密他。

他不认识这个女孩子。但看到小女孩亮亮的微笑,他又莫名心软下来,摸摸她的头发。

“小熊我一直收着,你要看看吗。”虽然是问句,其实根本由不得人说不嘛。

他笑着答应了。

由纪菜从大大的背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灰白色的维尼熊。

小熊样子迷你,大耳朵上戴着一个可爱的蝴蝶结。他看着这只玩具熊,却突然觉得自己能味道一股清新的香水味。

那味道像是凉辣的蓝薄荷,又像是冰山上的雪松,给人不可亲近又忍不住追逐的感觉。

 

“下次来看你,你还是一个人吗?”由纪菜临走时这样问他。

我不是一直一个人吗。他把疑惑放进心里,亲自把由纪菜送到车站。

 

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的,郁夫。

 

他听到有人这样承诺过他,可是我现在不是依旧是一个人吗。

我一个人回家,一个人工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洗澡,一个人生活。

 

别说的像有人曾经都参与这些事一样。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你让他出来啊?

 

……看吧。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从前是,以后也将是一个人的走下去。

别再让我回头看了。

 

5.

 

“哟,龙崎,听说你在和日比野交往了?”蝶野一进第二署就开始这样嚷嚷。

 

被这样公开的谈及私事,他有些羞赧地不敢接话,倒是日比野美月看不过眼,立马站起来跟蝶野呛声,“不可以吗?我们交往不交往,第一署可管不了。”

蝶野不理日比野,直接把头转向他,口气听起来像是嘲讽,“瞧不出来嘛,你小子也挺有一手的。”

日比野答应自己的交往请求时,他的惊讶也不必蝶野少,他谦虚地低下头,“没什么,只、只是……”

“——只是你现在该回你的第一署了,蝶野刑事。”

蝶野不满意日比野美月的打断,他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大步走出了第二署的办公室。

 

“你啊。”日比野这样说了一句。

他觉得日比野还想说其他的话,但是最后她什么都没说,继续坐到位子上工作了。

 

这样的日比野和平常的她很不一样。他想着,是不是该和日比野解释点什么,可他却像被钉子钉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远远地看着日比野的背影。

 

这样的场景他似乎很熟悉。曾经也有一个背影慢慢离开,朝黑暗的深处走去,他眼睁睁地看着,直到黑暗将那个人吞噬,直到那个人再没能从黑暗里走出来,直到他守在黑暗的门口,很久很久,都没有人出来。

 

之后,这个背影慢慢在记忆中模糊了。

 

6.

 

他梦见一个叫段野龙哉的男人。

他们从小一起在名叫乐园的福利院长大。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老师教柏叶结子。

他很爱哭,段野龙哉则讨厌他哭,有时候他哭得停不下来,段野龙哉就会暴力相向,教他做一个流血不流泪的男子汉。

他们一起目睹了结子老师的死。于是他们决定联手,为了找出杀害老师的凶手而选择不同的人生道路。段野龙哉去了黑道,他当了警察。

他叫段野龙哉为阿龙,阿龙开始很不乐意,但是最后也慢慢习惯了。

他做警察之后,给阿龙买了一台专属的白色翻盖手机,以便两人随时联系。

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见一次面,有时是他自己的家,有时是一间格调高雅的酒吧,有时阿龙为了掩饰背后的纹身将整间澡堂包场,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说他的拍档父亲竟然是警务部长,阿龙则有些不爽的问他是不是要追日比野,他笑着回道:说什么鬼话,在没有解决结子老师的事之前,我是不可能喜欢上一个人的。

他听见阿龙回答说,要是事情解决,日比野又是个不错的女人,你该把握的还是要自己把握。

然后,他看见阿龙背对着他,独自一人去面对他们最终的敌人,一步一步走进黑暗,却再也没有回来。

 

黑夜过去,他从梦中醒来。

他看着这流泻而入的清明日光,然后想起自己该给日比野美月发短信,告诉她,他很爱她,他想和她结婚。

 

 

结尾

 

昨晚似乎做了一个梦?

龙崎郁夫皱着眉头思考起来,但是最终毫无所获。

他想不起来任何事,也许只是个无聊的胡思乱想吧。

只是个梦而已。

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龙崎郁夫脚步轻快地踩着新宿的街道,朝着另一个街头的日比野美月走过去。

 

那里站着我未来的妻子、未来孩子的母亲,和我以后人生所有的回忆。

 

=end=

 看文的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28)
热度(42)

© Soldier and Hero | Powered by LOFTER